人民网:中国儿童文学进入黄金发展期 市场旺盛人才匮乏

类别:媒体视点  所属专题:心灵中的文学
来源:人民网  发布时间:2013-9-25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3年09月20日09:20 来源:人民网(北京) 

图为部分获奖儿童文学作品。

制图:蔡华伟

第九届(2010—2012)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将于9月24日在北京颁发,本次评奖共有114家出版社参与角逐,有效参评作品达到460部(篇),比上届多出110部(篇)。

这些数字从一个侧面说明,近年来有更多的写作者和非专业少儿社投入到儿童文学的写作与出版。总结和回顾近年来我国儿童文学创作,我们会发现一大批深受孩子们喜爱的优秀作品,儿童文学作家的艺术追求和表现形式日趋多样,他们的作品装点着少年儿童的精神文化生活,让更多的孩子分享到文学创作的发展与繁荣。毫无疑问,中国儿童文学已经进入千帆竞发、千峰争秀的黄金发展期。

思考一:

均衡多样的创作格局

第九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的40部(篇)初评入选作品,特别是20部(篇)获奖作品,基本反映了近年来我国儿童文学发展的新趋势和新格局。

整体来看,儿童文学的体裁、门类发展比较均衡。小说类依然队伍最强大;童话作品的水平也较高;诗歌、散文、幼儿文学及青年作者的短篇佳作可圈可点; 尤其是以往比较薄弱的科幻文学,这次也涌现了不少优秀作品,胡冬林的《巨虫公园》和刘慈欣的《三体Ⅲ·死神永生》最终获奖,与我国这几年科幻文学创作的蓬 勃态势相吻合。寓言、报告文学虽然最终空缺,但都有作品挺进了初评榜单,显示了创作潜力和热情的提升。

儿童文学的题材、风格也愈加丰富多样。在初选作品中,既有像傅天琳、罗夏的《斑斑加油》、郝月梅的《奇遇青花瓷》等校园小说,也有黑鹤的《黑狗哈拉 诺亥》这样的动物小说和韩开春的《虫虫》这样描写昆虫世界的散文,还有张之路的《千雯之舞》、黄春华的《猫王》等幻想小说;既有反映都市儿童生存状态的, 如常新港的《五头蒜》、董宏猷的《一年级的小豆包》、秦文君的《贾梅日记》、单瑛琪的《小嘎豆有十万个鬼点子·好好吃饭》,也有关注乡村少年儿童特别是留 守儿童精神风貌的,如曹文轩的《盲羊》、牧铃的《影子行动》、胡继风的《鸟背上的故乡》、邓湘子的《像风一样奔跑》、王勇英的《巴澎的城》等,还有历史小 说如李秋沅的《木棉·流年》、黄蓓佳的《草镯子》,革命历史题材的如薛涛的《情报鸟》。这些作品创作手法多样,风格各异,有的轻松活泼,有的阳刚奔放,有 的温馨优美,有的凝重浑厚……反映了作家们多姿多彩的艺术追求,也符合小读者的阅读趣味。

儿童文学在追求市场效益的同时,更加注重社会效益,努力实现思想性、艺术性和可读性的统一。近年来儿童文学所取得的市场业绩是有目共睹 的,曹文轩的《草房子》、《青铜葵花》等作品,沈石溪的动物小说,秦文君、杨红樱、郑渊洁的系列作品,不但因其浓郁的童真童趣,更因其艺术上的精益求精获 得了孩子们持久的热爱。在本届获奖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作家在艺术上的用心和努力。老翻译家、作家任溶溶的诗集《我成了个隐身人》致力于在平白如话中提炼 出诗意;安武林的诗集《月光下的蝈蝈》对乡土生活进行了充满美感和深情的回望;汤汤的《汤汤缤纷成长童话集》想象力丰富,语言洁净明朗,反映出作者对童话 创作不倦探索的热情和日臻成熟的艺术控制力;左昡的《住在房梁上的必必》是一部具有多种解读元素、内蕴既单纯又丰厚的童话;萧袤的《住在先生小姐城》和陈 诗哥的《风居住的街道》焕发着艺术的首创精神和启迪情智的力量;孙卫卫的散文集《小小孩的春天》具有一种朴素的稚拙美……

正是儿童文学作家们在不同方向、不同领域里的孜孜不倦的探索,共同构成了儿童文学绚丽多姿的艺术风貌,呼应着少年儿童不同年龄层次的不同审美需求,把向善向美的种子播撒进他们的心田。

思考二:

日益壮大的作家队伍

在20位获奖作家中,有16人为首次获奖。从年龄上看,在这16人中,有90岁高龄、德高望重的老作家任溶溶,也有80后作家左昡,获奖作者的主体则是已经写作多年的中青年作家。这样的年龄分布是与当前儿童文学作家队伍的构成相吻合的。

任溶溶、金波、孙幼军等一批老作家一直笔耕不辍,保持着旺盛的创造力。金波为给年轻的作家们提供更多的获奖机会,主动退出了本届评奖,显示了一位老作家坦荡、高尚的情怀。他的童话《开开的门》和《我们都是小绿人》尽管没有出现在参评作品中,但依然是童话领域中的重要收获。

曹文轩、张之路、秦文君、常新港、郑渊洁、沈石溪、黄蓓佳、刘先平、葛冰、董宏猷、张秋生、王宜振、周锐、冰波等等这批上世纪80年代走上文坛并逐渐产生影响的作家,依然是当下儿童文坛的中坚力量。而出生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一批作家,如杨红樱、彭学军、汤素兰、徐鲁、伍美珍、谢倩霓、李学斌、韩青辰、三三、黑鹤、张晓楠、常星儿、萧袤、皮朝晖、邓湘子、郁雨君、黄春华、李丽萍、薛涛、殷健灵、刘东、张玉清、陆梅、王一梅、王立春、张洁、 萧萍、林彦、杨鹏、安武林、李东华、翌平、孙卫卫、单瑛琪、汤萍等发挥着生力军的作用,他们的创作构成了新世纪中国儿童文学绚丽的风景。

更年轻的一代作家也已经崭露头角,左昡、陈诗哥、汤汤、王勇英、吕丽娜、商晓娜、张牧笛、慈琪、高璨等都展示了不俗的创作潜力。特别是近年来,由《儿童文学》、《少年文艺》、《东方少年》等儿童文学报纸杂志提供的平台,培养了一大批文学新人,为儿童文学作家队伍补充着新鲜血液。

另一个可喜的现象是,获奖作者的地域分布比较均衡,20位获奖作家分别来自13个不同省市,像北京、上海、湖南、辽宁、江苏、湖北等儿童文学大省均有作家获奖,而从未有作家获奖的山西,这次借助科幻小说作家刘慈欣的获奖实现了零的突破。

中国儿童文学的繁荣得益于这样一支由老中青少相结合的作家队伍,他们默默的耕耘和艰苦的努力,赢得了千千万万小读者的认可,也在无声地召唤着更多的喜欢为孩子写作的作家们加入到这个群体中来。

思考三:

不该忽略的创作隐忧

儿童文学在繁花似锦的发展态势背后,依然有很多值得我们居安思危的问题。

虽然儿童文学作家队伍在不断扩大,但与旺盛的市场需求相比,人才的匮乏依然是亟待解决的问题。一方面是人才短缺,另一方面是庞大的阅读群体,二者的矛盾在一定程度上放低了出版门槛。过去的作家大都经过多年为报纸杂志投稿的磨练,现在很多年轻作家一出手就写长篇,一写就是一个系列,这在无形中影响了作品质量的提升。

写得过快是另一个需要注意的问题。这是一个追求速度、信息爆炸的时代,写作却恰恰相反,需要宁静的心境和仔细的打磨,所谓“慢工出细活”,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急躁不但侵蚀了作家内心的安静,也让出版出现了种种急不可耐的心态——或者说正是二者之间相互的催促,形成了这样一个浮躁的局面。事实上,很多参评作品之所以落选,不单因为作品的艺术质量,也因为出版上的一系列不规范问题。对“出书”和“写书”要怀有一种敬畏的情怀,这不仅仅是一种美德,更是保证作品质量的一种基本要求。

另外一点是作家的想象力不足,模仿外国名著多而独创意识少,跟风意识强而独辟蹊径少,这无疑是因为文化上的不自信与艺术功力不足而造成的。

儿童文学不但要注重数量的繁荣,更要注重质量的提升,对中国巨大的儿童读者市场而言,我们需要一批优秀的领军人才,更需要一批才华横溢、潜心创作的优秀作家,以及具有民族情怀和全球视野的出版家,这样才能保证未来的路越走越宽、越走越远,为儿童文学成为中国梦的一个载体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原标题:中国儿童文学进入黄金发展期 市场旺盛人才匮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