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出版报:遥远又亲近的童年时光

类别:媒体视点  所属专题:心灵中的文学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报  发布时间:2013-7-14 

作者:王满平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报        时间:2013-5-31 10:54:43

一幢用竹木支撑起的茅草屋,藤儿爬满田间的瓜地,阳光和谐,趴在竹床的孩子,一边聆听虫鸣,一边尽情地品尝着瓜香果实;偏远的村落,零星散落的人家,天上挂着月亮、披着星星的时候,几个少年儿童肩背书包与欢跳的小花狗步出柴门,走在崎岖不平的上学路上;镇上的邮电所,一个小小孩从轻轻地敲门到爬窗,大吵大闹为的是要拿到征订的心爱书刊。孙卫卫用平实质朴的文字,形象传神地记录了童年的快乐时光,勾起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的共同记忆。

关于记忆童年往事的作品实在太多,大多数作者在描述自己童年时代生活学习外,还是倾注了自己的感情,赋予了一定的思想内涵。遗憾的是,有些作者在记忆过程中,只是把童年生活学习这一人生起点的重要时代作为一种陪衬,或在文字和语言的表达上以成年人的口吻,让读者去阅读去体验某些更深层的东西。坦率地说,《小小孩的春天》在写作手法上,并没有跳出旧的窠臼。但作者更倾心于白描写实的手法,不做过多的景致描写和抒情。书中讲述的故事,关乎人和社会、动物与家园,那自然朴素的语言、举止行为更贴近了当代少年儿童的口吻。

孙卫卫是一位儿童文学作家,对儿童心态的描写尤其擅长,富有个性特色。《炸油饼》一文中,小小孩从早晨到中午到夜晚,内心对炸油饼渴望的心情是一波三折、妙趣横生,相当精彩:“以前,总觉得时间是飞跑着的,我们怎么也留不住,这个下午,太阳好像永远停在天上,怎么也落不下去。……天终于黑了。不是要吃油饼吗?怎么没有一点动静,连征兆也没有。……我从院子跑回屋里,又从屋里跑到院子。”在《想成为别人家的孩子》一文中则更直接地把对物质的渴望幻想成为别人家的孩子,这样就有自行车骑,有瓜吃,想吃哪个就摘哪个。书中丰富细腻的笔触,入木三分的白描,不胜枚举。

其实,《小小孩的春天》在语言、情感的表达上表现得更加“自我”,无疑是一本真正拥有自我的“真话书”。开篇《小时候的喜欢》就彰显了作品的个性特征。小小孩喜欢这,喜欢那,但爱憎分明:“要真,不要假,不要装……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多好!”从中可以洞见作者(小小孩)鲜明的自我“个性”——善良与率真。正是这“善良与率真”使得《小小孩的春天》具有可读性、耐读性与启发性。

可贵的是,孙卫卫在这本新作里,便不是以展现自我“个性”为炫耀,而是以自我“个性”对如何教育孩子折射出独特的解析。如《我的胆小》:“入校第一天受到的教育。这也不让动,那也不让去。用现在的话说,我们的聪明和才智全被扼杀在这也不让动,那也不让去的摇篮里了。”在《体罚》一文中,孙卫卫特别提到了那时候老师对学生的体罚五花八门,精彩迭出。他说:“我不知道老师为什么要制定这样一个规定,这是从小培养一个人小心谨慎做事,不要出风头吗?”我想,少年儿童自我“个性”(爱出风头)的表现欲,源于他们天性爱动、爱淘气、爱动脑筋,是对一切新生事物好奇感的率真使然。这种率真之意弥漫在整部作品集中。如《玩过的游戏》《六一儿童节》《当弟弟很小的时候》等篇章,读来并没有觉得不适之感,相反,有一种惬意的快感。

读着《小小孩的春天》,是那么遥远,又那么亲近。远的是童年的故事已经难以重复,近的是亲身经历仿佛就在昨天。在我看来,《小小孩的春天》不仅仅是少年儿童的一个代名词,也是现代人回归自然率真的一种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