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日报:对传统文化的忠实守望——读聂鑫森小小说集《守望》

类别:媒体视点  所属专题:心灵中的文学
来源:天津日报  发布时间:2013-7-14 

发布时间:2013年04月22日 15:28   来源:天津日报   作者:湘人

杨晓敏先生在《文艺报》所载的《文坛名家的小小说写作》一文中,曾这样评价聂鑫森:“能把诗人、作家、书画家集于一身的聂鑫森是忠实的传统文化和古典文化的守望者。”

继聂鑫森出版小小说专集《紫绡帘》、《最后的绝招》、《大师》、《鸳鸯锁》之后,新近又为读者奉献出小小说集《守望》。该书大多数篇什选自聂鑫森2010年至2012年所发表的作品,或写“学林艺苑”的大师贤达,或写“五行八作”的能工巧匠,或写“家长里短”的凡人小事。正如作者所言:“不管是对久远历史的钩沉,还是对现实生活的切入,企图凸显的是一种古典主义的人文关怀,为物欲横流的当下生活提供一种参照系数,则于愿足矣。”

评论家余三定在《深含文化底蕴,充溢人文关怀》一文中,说:“自觉追求高尚,追求纯洁,甚至是追求圣洁,是《大师》里的许多人物最突出的精神境界和文化品格。”《守望》一书中的所有作品,依旧一脉相承。篇名《守望》中的尹良驹,是一个退休的小学语文教师,年过古稀,儿女及老伴都其乐融融地住在城里,在没有任何报酬的条件下,义务看守着山冲里历史悠久、且有齐白石当年亲雕的大雕花板的“尹氏宗祠”,寂寞而自得其乐。他说:“有了这祠堂,就有了一条‘根’的具体形象。各姓的人,都去寻他们的‘根’,中华民族就凝聚在一起了。”老人的这种“守望”,有大视野、大气度、大境界、大情怀,读之令人感动。《长峡墨香》中的著名书法家牧字人,应邀到鄂、陕交界处的竹溪县十八里长峡采风,在酒兴正浓时挥毫题字,以便主人用于刻石。归后他收到主人寄来的原作碑刻照片,感到“写得过于疏放,失之严谨、敦厚”,便自费重返十八里长峡,再次考察山水、领会笔意,重写后由工匠重刻,石料费、工钱都由他支付。这种对历史对文化高度负责的自觉、自省精神,令人钦佩。

集中还写到许多底层的能工巧匠,他们挚爱自己的技艺,崇尚技艺的精湛,追恋技艺的极致,乃至寻求绝无仅有的“绝活”,旨在突现他们的精神特质和文化品格,同时对现实生活中的浮躁、不正之风予以针砭。《烧炉》中的博物馆退休人员洪声远,善于将锈迹斑斑、已失光彩的古铜炉,用特殊的烧、洗之法,使之铜色雅亮,在儿子拿来上司城建局长的一个古炉(是一个房地产老板廉价转让的,其实是变相的行贿)时,他却未让其重焕光彩,说这是“哑炉”、“死铜”,建议局长:“赶快退回原主——这玩意……不是好东西!”洪声远的高超技艺宁可不显现出来,而他的高尚情操却更让人敬服。《剪婆婆》中的这位民间剪纸能手,干完农活、家务便倾心于剪纸,在手患重病要截除大拇指或手时,宁可让癌细胞扩散也绝不动这种手术,她说:“好日子过够了,死算个什么。就是花没剪够,没有手了,怎么剪?不能剪花了,要这么长的寿做什么?”这种对生活对艺术的痴心迷恋,就是一种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守望和坚持,剪婆婆虽然不幸辞世,但她的这种操守却永远活着。

聂鑫森认为:“小小说不仅仅是一个压缩了的故事,也不只是一个新闻事件的匆忙勾勒,我希望写出我所熟悉的故事和人物,更希望通过强化其文化品格,倡导对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守望和坚持。”

正如他所言,集中的小小说,体现了他文史知识的渊深、传统文化功底的厚实。他所写的人物形象,涉及教育界、书画界、医药界、古玩界、戏曲界、行政界、工艺界,皆能简洁而内行地写出其社会位置和专业特点,不露怯,不打妄语。在文体的运作中,他充分利用“闲话”的艺术,不在故事和情节上下过多的气力,以“闲话”去整合、分解、暗示故事和情节,显现出一种汪曾祺先生所倡导的“散文体小说”的艺术特色。同时十分讲究行文的从容、造词遣句的隽雅,营造出一种浓郁的文化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