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父爱》作品选读

类别:书评书摘  所属专题:冰心儿童图书奖获奖作品
来源:麒麟传媒  发布时间:2013-4-1 


《沉重的父爱》选读之一

善良的回报

一切都发生在无意之间。

那一天,刘晓杰和司机驱车去乡下探望母亲。回来的路上,下起了瓢泼大雨。雨滴很密,车子只能缓慢地在雨水中穿行。在一个拐弯处,刘晓杰看见前方十几米的地方,有一个瘦小的身影正扛着一辆自行车艰难地行走在泥泞的路上,他的另一只肩膀上,还背着一个帆布书包。看得出,这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学生,车子压在他的肩上,显得过于沉重了,他的步子走得歪歪斜斜,随时都有倒在泥水中的可能。刘晓杰的内心被一种痛深深地触动了。他对司机说,停车。

车子在孩子的面前停下时,那孩子看他们的目光有些惶恐,因为他怎么也无法预料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司机打开后备箱,将沾满泥泞的自行车塞进了一多半,用盖子挤住。然后,就把他让到了车上。在整个过程中,孩子始终是被动的,因为他无法明白刘晓杰的动机。在送他回家的途中,他只是根据刘晓杰的询问回答了几句很简洁的话。这是一个胆怯的孩子。

刘晓杰看到孩子在雨水中行走的刹那间,想起了自己的过去。他是从农村山区拼搏出来的,在他上小学和中学的时候,曾无数次被大雨困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路上。乡下的土路,一沾雨水,就非常泥泞,常常把自行车的挡泥圈塞满,起初,还可以用一个小棍子去捅,走走停停地向前行进。时间长了,路越来越泥泞,费半天劲儿捅一次挡泥圈,只走几步又塞满了,只能扛着车子走了。七八里路,他得走两个小时,累得腰酸腿痛,肩膀也常常磨出了血。回到家,衣服全部湿透了,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每次在雨中艰难跋涉的时候,他多么希望能有一辆牛车或是马车路过,把他的自行车搁到上边呵,但他的这个愿望始终没能实现。因为亲身经历过,他深切地感受到一个孩子在雨水中的泥泞路上挣扎时的孤苦和无望。

车子停在孩子的家门口时,雨停了。孩子的父母正在大门口张望。孩子在一家人诧异的目光中从“广本”上走了下来。司机把他的自行车弄下来,调头要走。孩子的父亲突然拦住了车子,这个又矮又瘦的乡下汉子说,你们不能就这样走了!刘晓杰说,我们还有事情,就不打扰了。乡下汉子说,有事也要先讲清楚,你们把俺的孩子撞成什么样子了?刘晓杰知道他误会了,就笑着说,我们没有撞着你的孩子,刚才下雨,我担心把孩子淋坏了,就让他上了车。那汉子也笑了,笑得有些诡秘。他说,你当俺乡下人就好糊弄?你没撞了俺孩子,哪会无缘无故地送俺孩子回家?俺孩子又不是乡长。刘晓杰有些烦了,但他还是很耐心地说,你问问你的孩子不就明白了吗?那汉子才转身问孩子,他们撞没撞到你?孩子摇了摇头。那汉子又鼓励孩子说,别害怕,这是在咱的家门口,没人敢欺负你!孩子还是摇了摇头。那汉子便有些急了,冲刘晓杰说,你们是不是吓唬俺孩子了,他不敢说。刘晓杰说,你这人怎么这么难缠?你看一看你的孩子不就明白了!那汉子就把孩子从头到脚摸了一遍,还解开他的上衣和裤子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受伤后,又记下了车号,才悻悻地说,你先走吧,要是俺孩子有什么事情,俺会按着车号找你的。

出了村子,刘晓杰看了看仪表盘上的表,送这个孩子,整整耽误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司机说,刘总,这年头好人难做,以后这种事情还是少管。他没有说话,他觉得实在是无所谓的事情。

前面的路中央停了几辆车。他的车子也只好停了下来。下了车,他看到前面人声鼎沸,他回城的必经之路已经一片狼藉。经过询问,他知道,由于连降大雨,半个多小时前,这段路一侧的山坡忽然下滑,把两公里多长的路给埋上了,有几辆路过的车也给埋在了里面。刘晓杰心中一颤,如果不是去送那个孩子,如果不是那个孩子父亲的纠缠,自己在山体滑坡的那个时间里正好行走在这段路的某一个点上,那自己此时肯定被活埋在泥石流的下面了。

他没有想到,自己一时的善良,竟然救了自己和司机两条命。


《沉重的父爱》选读之二

沉重的父爱

十八岁的晓良怎么也无法理解父亲的举动。

晓良患的是肾衰竭,这个病只有换肾才能康复。得到这个不幸消息的当天,父亲就当着医生和全家人表态:他要捐自己的一个肾给儿子。

当时,晓良和妈妈都流下了眼泪。因为根据医生的说法,有直系血缘关系的人捐肾,手术效果是最好的。为了儿子,父亲亲自捐肾,本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但晓良和妈妈都知道,父亲公司的事务很多,他若是动了切肾手术,会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工作,这对于一直视工作为生命的父亲来说,甚至比失掉一个肾更加痛苦。

这几天,晓良一直被推到各个检查室,做术前的各种检查。

各种检查的结果都非常好,晓良可以做换肾手术。但这时,父亲却不见了。妈妈虽然天天守着他,也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晓良不解地问妈妈,父亲的检查还没做完吗?

妈妈一脸的惊慌,支支吾吾地说,他、他公司有事,来、来不了。

晓良知道,父亲常年在公司忙,有时几天都不回家,现在要做手术了,肯定会有更多的工作要提前做。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晓良每天靠透析来维持生命。

一直过了一个多月,晓良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每天的透析时间越来越长。

这时,晓良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父亲,公司的事情比儿子的生命还重要吗?

晓良要给父亲打电话,可妈妈把他的手机藏起来了,不让他打。

晓良忽然明白了,父亲一定是后悔了,不想冒着生命风险捐肾给他的儿子了。

天下竟有这样狠心的父亲,不顾儿子死活的父亲。

晓良痛恨起自己的父亲来,痛恨过后,他绝望地哭了。

就在晓良以为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时,妈妈高兴地从外面回来了,对晓良说,马上就可以手术了。

晓良有气无力地流淌出两行清泪。

手术很成功。

据妈妈讲,晓良的肾源来自一个志愿者,而志愿者的肾,经检验和晓良配型成功。

晓良在医院疗养了一段时间,身体逐渐康复了。父亲亲自开车将他接回了家。

但是晓良仍然感到很委屈,一直疼他爱他的父亲,在他最需要他的那段时间,竟然不在他的身边。

晓良对父亲的感情慢慢冷淡下来。而父亲好像也有意在躲着他。他们父子之间终于到了无话可谈的地步。

时光荏苒,晓良也成家立业了,并做了一儿一女的父亲。他非常疼爱自己的儿女,如果儿女有什么危险,他付出生命都会去救。

做了父亲的晓良更加不能理解,同样作为父亲,为什么父亲不能像自己爱儿女这样来爱自己呢?

晓良三十八岁那年,父亲去世了。按照当地的习俗,长辈去世,晚辈在“五七”(五个七天,即三十五天)内要一直戴“孝”(黑袖章),以示纪念和哀伤。但晓良在父亲下葬后的第二天,就把“孝”摘了下来。

妈妈看到后,非常生气,用很严厉的语气让他戴上。

为了不让妈妈生气,晓良不情愿地重新戴上了“孝”。

看到晓良这个样子,妈妈再也忍不住了,她含着眼泪对晓良说,你知道吗?你的父亲是世上最好的父亲,他对你的爱,你是永远无法偿还的……

二十年前,父亲决心给晓良捐一个肾。没想到,经过术前检查,晓良竟然和父亲没有一点儿血缘关系。妈妈见事情瞒不过去,就承认了在生晓良之前,曾经和一个男同事有过密交往,做下了错事……

妈妈哭着说,当时你父亲的愤怒和痛苦使他的脸都变了形,变得那么可怕,你知道,他一直非常疼你爱你。后来,你父亲平静下来,他首先想到的是怎样保护你,不让你受到真相的伤害。为了你,他原谅了妈妈,并要妈妈和他共同保住这个秘密。他离开你的那段时间,是在到处寻找联系肾源……

外面正下着雨,晓良忽然冲出门去,在雨中狂奔着,跑向父亲的墓地,五公里的距离,他不知跑了多久。他跪在父亲的墓前,叫了一声“爸爸”,就泣不成声了……

“五七”过后,妈妈小心翼翼地对晓良说,你的生父,他想和你见一面。

晓良粗暴地挥了挥手说,我没有什么生父,我只有一个父亲。

妈妈无语,在一边垂泪。

晓良狠狠地说,妈,我不希望再从你嘴里听到这个人,你们给我父亲带来的耻辱还不够吗?

一个月后,是清明节,晓良和妈妈一起来给父亲扫墓。

回来的路上,妈妈在一座新墓前站下,对晓良说,给他磕个头吧,你身体里的那个肾,是他捐给你的。

晓良恭敬地跪在墓前,规规矩矩地磕了三个响头。

妈妈说,给你换肾前,你的父亲通过网络、电视、报纸等各种媒介联系肾源。虽然联系到了几个,但都配不上型。眼看你就要不行了,是他,你的生父,闻讯找上门来,求你父亲给他这个赎罪的机会,他的肾对你是最好的。

晓良如遭重击,他愣了半天,质问道,妈,你为什么不早说?

妈妈平静地说,上次我提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在弥留之际了,否则,他不会提这种要求的。

晓良呆了般看着这座新墓,缓缓地跪了下来。

他知道,两个父亲的爱,他都无法偿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