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台上的风景》作品选读

类别:书评书摘  所属专题:冰心儿童图书奖获奖作品
来源:麒麟传媒  发布时间:2013-4-1 


《阳台上的风景》选读之一

雪上的舞蹈

那个下午美惠一直趴在窗前。

美惠的眼睛一刻不停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其实现在窗外的风景十分单调,天地一片洁白。其实即使有美丽的景致,现在的美惠也根本无心欣赏。雪越下越大。雪下得天昏地暗。以前河水一样穿梭往来的车流人流现在似乎也被冻僵了,影子也没有。

美惠,别趴那儿,窗台太凉了,他不会来的。妈妈走到美惠的房间,提醒说。

不,他说过一定来的,说好下午三点准时出现的,现在离三点还有十几分钟呢。美惠头也不回,继续看着窗外。

妈妈轻轻拍了一下美惠:你这傻孩子,他说两点,可你们约时间的时候没有想到会下这么大的雪呀。今天连公交车出租车也停了,他能飞来啊?

美惠调皮地一笑:他昨天说过的,就是天上下刀子他也会来。现在是下雪,不是下刀子呢。美惠又把头扭向了窗外。

美惠是在网上和他认识的。美惠平时是很少上网的,只是在两周一休的空当妈妈才给她一个小时的上网时间。读高三的美惠过了春节就要向高考冲刺。跟班上其他同学比,美惠已经够幸运了。

美惠妈妈对美惠的“宽容”是有原因的。妈妈对美惠一直怀着歉疚。

美惠三岁的时候在一个下雪天摔了一跤,骨折了,因为复位不好,留下了后遗症。从此,左腿和右腿的步幅就不能一致,有一些轻度的瘸。而且每到阴雨天,特别是下雪寒冷的时候,左腿的伤处像有许多蚂蚁在咬,隐隐地疼。后来大了,上学了,美惠发现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就慢慢变得沉默寡言了。上了高中以后,爱美的美惠有时候偷偷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哭泣。

美惠讨厌冬天,可她同样害怕夏天。夏天里同学们都穿上五颜六色的连衣裙,亭亭玉立,而她穿上连衣裙,走起路来就有些滑稽,所以只能在房间镜子面前穿。

孤僻自卑的美惠封闭了自己。当她提出买一台电脑的时候,妈妈立即同意了。妈妈说:我相信我们聪明美丽的美惠能够把握好自己。美惠笑着说:妈妈,你拐弯抹角的,不就是怕我网恋吗,谁有你想的那么复杂。

美惠给自己取了一个叫“厌雪公主”的网名。在网上冲浪不久,她就和一个叫“雪上飞”的家伙对上了话。

“雪上飞”说:你不是“厌雪”,是厌学吧。

美惠说:不,我的确讨厌雪,是一场雪把我几乎变成了一个身体有缺陷的人。

聪明的美惠回避了“残疾”两个字。

“雪上飞”说:这有什么,身体有缺陷,可以用生命的精彩来弥补。如果因为身体缺陷最终导致思想缺陷,那样的生命才是真正的可悲呢。

美惠马上回敬“雪上飞”:哼,你在背诵谁的哲理散文呢,你怎么能体会我的痛苦。你叫“雪上飞”,你一定喜欢雪吧。

“雪上飞”说:对,我喜欢雪的洁白,雪的博大宽厚包容。我喜欢在飘着雪花的时候翩翩起舞,让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随雪花一起飞舞,所以我给自己取了“雪上飞”这样一个美丽又富有诗意的名字!

“雪上飞”的乐观和风趣感染了美惠。美惠感到很快乐。几次交流,美惠知道“雪上飞”也是一个高三的学生,住在城市的西区。后来她还知道,在不久前,“雪上飞”还获得了学校组织的冰舞比赛冠军,那个节目是他自编自演的,名字就叫《雪上飞》。

昨天晚上,他们又在网络上“遭遇”了。“舌战”了一番后,美惠说:“雪上飞”,明天让我欣赏欣赏你的获奖作品《雪上飞》吧。美惠只是调侃而已,没想到“雪上飞”一口答应了:好啊,我正想出门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呢,时间、地点,你定!

美惠一下慌了,她只是随口说说,再说,还没有跟妈妈汇报,不能随便决定,而且,最主要的是,自己的这个样子,会不会吓跑了他?网上不是流行“见光死”吗,真要让他失望了,不就失去了一个好朋友吗?

美惠半天没有回音,“雪上飞”大概看出了她的犹豫。“雪上飞”说:怎么,“厌雪公主”怕被人拐骗了?你说个地方,你只在窗口看一眼,可以吗?

美惠觉得“雪上飞”的想法很浪漫,而且,也不需要面对面接触,避免第一次见面的尴尬。于是,他们约定了今天这个“特别”的约会。美惠家对面就是一个小广场,广场中央有一个雕塑。“雪上飞”说好下午三点整就在雕塑旁边准时出现。下线的时候美惠说:明天可能会有雪呀。“雪上飞”说:你忘了我的名字就叫“雪上飞”呢。

没有想到真下雪了。而且下得这么大。

美惠,三点到了,他不会来了,除非他能飞过来。妈妈又走到美惠房间来了。美惠笑着说:妈妈,你说对了,他的名字就叫“雪上飞”,他还获过冰舞表演冠军呢!

就在美惠和妈妈说话的时候,窗外的大雪中,渐渐出现了一个身影,直接滑到了广场中央的雕塑旁。美惠看见了,妈妈看见了!

妈妈,是他,是他!

美惠激动地喊了起来。

那个身影顶着洁白的雪花,忽然翩翩舞起来了。那样轻盈,刚毅。纷飞的雪,成了美妙绝伦的舞台背景。

趴在窗口的美惠闪着泪花。

妈妈的眼睛也湿润了。

那个雪中欢快飘逸的舞者,在雪地上划出了一道道优美的生命曲线,用他身下那张轻巧的轮椅!


《阳台上的风景》选读之二

蝴蝶兰

中午放学的时候,班主任给大家布置了一个任务。

班主任说:同学们,我刚刚接到学校通知,下午教育局领导到我们学校检查。为了美化学校环境,给领导一个好的印象,学校决定下午每个学生从家里搬一盆花到学校,放学的时候再搬回去。

班主任加重语气,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大家:希望同学们把家里最美的花搬来,为班级争光,大家说,好不好?

好!同学们呱唧呱唧拍巴掌。

王盈回家后把搬花的事跟奶奶说了。王盈的爸爸妈妈是厂子的工人,中午不回家吃饭。

奶奶说:搬吧,你力气小,别搬大盆的。

王盈就搬了爸爸卧室的那盆。

王盈和同学们把花搬到了教室,于是满教室红红艳艳的。班主任让大家把自己的班级和名字写在纸条上,再把纸条贴在花盆的盆底上。最后,和其他班级的花一起摆在了学校的台阶和走廊上,还有几盆花挑出来摆在了学校会议室的圆桌上。

下午,王盈和同学们在校门口的风中等了一节课的时候,几辆车开进了校门。王盈和同学们用刚刚擤鼻涕的手使劲拍巴掌。呱唧呱唧的声音在风中很响。

领导被校长领着在学校转了一圈,就走进了会议室。坐下来的时候,领导看着面前的花,眼睛一亮,说:好漂亮的蝴蝶兰。

领导后来去吃饭的时候,校长让校务主任悄悄把花搬进了领导的车后箱。

晚上放学大家领回了自己的花。王盈的花却没有了。

班主任对大家说:同学们,我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猜一猜我们班谁的花最美丽?是王盈同学的。王盈同学的花作为我们学校的礼物送给了领导,这是我们班级的光荣。

班主任带头鼓掌,同学们也跟着呱唧呱唧拍。同学们把羡慕的眼光投向了王盈。

晚上,王盈在饭桌上高兴地对爸爸妈妈说:老师今天表扬了我,因为我的花最美丽。

爸爸说:什么花?王盈就说:爸爸卧室的花呀,我搬到了学校被学校当做了礼物呢。

爸爸一听扔下饭碗去了卧室,回来就拍了桌子。王盈躲进了房里。

妈妈说:不就是一盆破花么,看你把孩子吓的。

爸爸说:你知道个屁,那是有名的蝴蝶兰,我养了三个月,说好送给厂长的。厂里这几天要研究下岗的。我都和厂长说过我有一盆蝴蝶兰。

晚上,挂着泪花儿的王盈搂着奶奶说:奶奶,为什么领导都喜欢花呢?

奶奶说:傻孩子,领导家别的东西都不缺呗。

王盈在奶奶怀里就一遍一遍说:蝴蝶兰,快回来,蝴蝶兰,快回来……

第二天放学的时候,班主任正在布置作业,一个人搬了一盆花站在了教室门口。班主任走到了教室外,一会儿搬进来了那盆花。王盈看见,那是自己家的那盆蝴蝶兰。

班主任说:同学们,上级领导说收学生的礼物不好,就让司机送回来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王盈突然把蝴蝶兰搬到了爸爸眼前。板着脸的爸爸终于笑了。爸爸没吃完饭就匆匆走了。走的时候搬走了那盆蝴蝶兰。

晚上,王盈搂着奶奶说:真有意思,我说蝴蝶兰快回来,真的就回来了。

奶奶说:现在你希望蝴蝶兰回来吗?

王盈想了想就摇摇头。

王盈在奶奶怀里就一遍一遍说:蝴蝶兰,别回来。蝴蝶兰,别回来……


《阳台上的风景》选读之三

阳台上的风景

研究生班的美女冰冰让许多双眼睛发亮发绿了。

一件随意的头饰嵌在她的头上流光溢彩。一件普通的衣服套在她的身上鲜活妖娆。一句平常的话语飞出她的朱唇美妙动听。就是一支粗糙的铅笔在她的指间旋转也似乎是风情万种。

她就像一片美丽的冰,晶莹剔透没有杂质,却叫人不能碰触。还有一丝的冷。是的,冷傲,男生们都这样说她。有的女生会私下里说:她知道如何恰到好处地卖弄。

开学不到两个星期,未婚男生们就展开了轮番的追逐大战。那些已婚的男生也是暗地里跃跃欲试摩拳擦掌。

研究生班的学生大多是参加工作以后考研进修来的,学校没有宿舍,都是自己在学校附近合租或单独租房居住。很快,美女冰冰所租的房子被嗅觉灵敏的男生们打听到了。于是就出现了一幕幕花样翻新的求爱场景。

有人把大把大把鲜艳的玫瑰送到冰冰的门口,醉人的花香于是在整个楼道里弥漫。

有人半夜在冰冰楼前弹起吉他扯着忽高忽低的嗓子,于是发烫的情歌在楼前楼后萦绕。

有人干脆把情书写在大纸上贴在冰冰每日经过的楼道,于是夹杂在花花绿绿的广告丛中的情书耀眼夺目。

白热化的求爱大战很快就偃旗息鼓了。

冰冰租房阳台上的一道风景刺伤了许多双渴望的眼睛。

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冰冰租房的阳台上晾起了男人的衣服。

有时候是一件外套,有时候是一款内衣,有时候就是一条飘忽的领带。风景总在变化。那一件件不同色彩的男人的衣衫或领带像一面面战场上获胜的旗,在有些硝烟味道的风中飘扬。在周末的上午,那从湿漉漉的衣服上滴落的水珠,沉重地砸疼了楼房周围一双双多情的眼睛。

冰冰谈朋友了。男生们大都这样说。

冰冰有男人了。有的人干脆这样说。

冰冰被人包了。有人在私下里挖苦。

冰冰比以前更加快乐。晚自习之后别人去网吧冲浪去D厅蹦跳去大排档宵夜,她却小鸟一样飞去了她的窝,一路上还有鸟一样婉转的歌声。她的窗子的灯光往往亮到很晚很晚。

爱情的力量啊。有的同学感叹。

自愿做金钱的奴隶当然快乐——一个被冰冰当面拒绝过的男生当众奚落。

冰冰一笑了之。灿烂的笑依旧在冰冰的眉宇间飞扬。

那天冰冰进教室的时候突然愣了。黑板上有谁用彩色粉笔写满了几个大字:

——冰冰你把自己卖给了谁?

冰冰的眉才皱了一下,忽然又舒展开了。冰冰拿粉笔在那句话的后面唰唰写了几个字——爱与自由无价!

之后,冰冰又若无其事回到座位打开了书本。

有一天下晚自习,班上的帅哥杜朗把冰冰挡在了教室外的走廊上。

杜朗说你不能把自己贱卖了让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冰冰说牛粪对鲜花而言是最富营养的东西。杜郎说那让我见识一下牛粪的风采吧。冰冰说,不行,你受不了牛粪的味道的。

冰冰就悄悄一闪,躲了过去,溜回了租房。

研究生班的情人们像天上的月亮圆圆缺缺,爱恨情愁不时惹出一些纷争。美丽的冰冰却像一块拒绝融化的冰,保持着那份公主一般的独立,始终演绎着租房阳台上那道独特的风景。隔三差五冰冰都要在阳台上小妻子一样幸福地晾晒男人的衣服。那个始终没有露面的男人让冰冰的男同学们嫉妒得咬牙切齿。

两年后的那个火热的七月很快到来了。

毕业前的那个晚会上,轮到以优异成绩拿到毕业证的冰冰作告别演讲。冰冰在感谢了老师同学之后拎出了一个旅行包。在同学们莫名其妙的眼光里,她掏出了一堆衣服。

冰冰说你们不要以为我是在这里搞推销。你们男生中的不少人肯定熟悉这些。它们——这就是两年来反复出现在我的租房阳台上的男人的衣服。它们是我从地摊上讨价还价买来的,总共还不到100元钱。这些衣服做了我两年的挡箭牌,让我成功地拒绝了很多男生,有了更多的时间投入学业之中。

男生女生都愣了。想不到美丽的冰冰还有这么一手。

冰冰继续用她美妙的嗓音说:现在我告诉对我仍有企图的男生,你们仍然可以追求,但有一个条件——谁会愿意跟我一起回到我的乡村中学去做一个穷教书先生?

会场一时间寂静无声。可是,转瞬之间,齐刷刷竖起了森林般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