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的路有多远》作品选读

类别:书评书摘  所属专题:冰心儿童图书奖获奖作品
来源:麒麟传媒  发布时间:2013-4-1 


《上学的路有多远》选读之一

哭泣的青草地

我小娴见到这片青草地时,忘情地喊,真美!她情不自禁地张开双臂,似要把这片草地拥入怀中。结果却是草地把小娴拥在怀里。小娴躺在柔软的草地上,闻着草地散发出清爽的绿色的香味,望着一团团棉花样的白云从头顶上飘过,听着阳光洒在自己身上的扑扑声,醉了。

草极绿,绿得发黑。

草地上开了各种野花,这儿一朵,那儿一丛,白的、黄的、紫的、红的,这草地成了一张色彩鲜艳的大地毯。

几只在草地觅食的小鸟啾啾地叫着。小娴坐起来,把面包捏细,手一扬,面包屑纷纷扬扬地落在草地上。小鸟开初惶惶不安地叫。一只小鸟试探性地靠过来,啄吃面包屑。其他的小鸟见没危险,都靠过来。

后来小娴把一小块面包放在手掌上,一只小鸟竟站在小娴的手掌上,一下一下啄吃着面包。小娴觉得掌心里痒痒的,终于忍不住笑出声了,小鸟吓飞了。

此时,一只狗汪汪地朝小娴叫。狗很凶,龇牙咧嘴的,身上的毛全竖起来。草地上的小鸟全吓飞了。狗朝小娴一步步逼近,小娴站起来慌跑,狗在后面追。小娴惊恐地尖叫。眼看狗要追上小娴,一个人叱住了狗。
小娴双腿一软,瘫坐在草地上。

叱住狗的是个小男孩。

小娴对小男孩说:“谢谢!”又问:“这狗是你的?”小男孩摇摇头:“不是。我们村就七户人家,同村里所有人都熟。”小娴又问:“你多大?”小男孩说:“十岁。”小娴的心猛然痛起来,如果……那自己的儿子就同眼前这个男孩一样大。只是那时小娴高估了自己,以为自己有了小孩,他就会离婚而同她结婚。让小娴没想到的是他留下一笔钱后,就永远在她的视线里失踪了。小娴靠那一笔钱,先做些小生意,后来开了个公司,生意也越做越大。

“你叫什么名字?”小娴问,“你没上学?”小男孩说:“我叫石头。我没上学,家里没钱。”

小娴突然看见石头耳根后有块红胎记,心怦怦地乱跳。她儿子的耳根后也有块红胎记。小娴深吸了一口气,心才不跳得那么急。小娴说:“能带我上你家看看吗?”

石头在一幢低矮的土坯屋前停下了:“这是我家。”土坯屋裂开了几道指头样粗的缝,墙面也歪了。屋上盖的是稻草。这屋随时会倒塌。石头推开门,小娴跟了进去。一个瞎眼女人正在扫地。石头抢过瞎眼女人手里的扫帚,“娘,我来扫。”小娴对瞎眼女人说:“大姐,你真有福气,生了一个这么聪明的儿子。”瞎眼女人叹一口气:“唉,老天爷对我不公,让我眼瞎不算,而且让我不能生育。”瞎眼女人的话让小娴的呼吸又急起来:“那石头不是你生的?”瞎眼女人拿衣袖抹了下眼睛:“他是去年才来我家的,我男人去县城,见他捡破烂,就把他带回来了。”

小娴决定帮助石头。小娴从包里掏出纸笔,记下了石头家的详细地址。小娴摸着石头的头说:“我回家后就给你寄钱,让你念书。”

小娴回到景区的宾馆后,导游问:“你去了哪里?我找你找了好久。”小娴说:“真不好意思,我迷路了。”

几天后,小娴回家了。小娴第二天就去邮局给石头汇去八万块钱。小娴想到石头有书念了,有新房住了,有好日子过了,心里特开心。只是小娴不敢再想石头是不是她儿子的事。小娴想石头即使是她亲生儿子,她又能怎么样?她能认石头这个儿子吗?当然不能!只要认了石头这个儿子,她现在的家就会破碎。小娴只有想,石头绝不是她儿子,世上不可能有这么巧的事。

一年后,小娴又见到这片绿意葱茏的草地。

只是小娴没想到草地里立着两座坟,一座大坟,一座小坟。小娴不敢在草地上坐了。小娴想早些见石头,就去石头家。去年的那座土坯屋没了。小娴就问村里一位老人:“大爷,你知道石头住在哪?”

“石头?石头已死了半年。”

小娴怎么也不相信老人的话:“什么?你说石头死了?怎么会呢?我给他家寄了八万块钱帮他们呀。”

老人点点头:“他就埋在那片草地里。”

“石头怎么、怎么会死呢?”小娴的嘴唇动了动,却没说啥。许久,许久,她才说出这句话。

小娴从老人嘴里知道,石头的父亲从邮局取了八万块钱,再没回家。他不要瞎眼女人和石头了。他有了八万块钱,就会有老婆,有了老婆就会有亲生儿子,他想要亲生儿子。瞎眼女人一下病倒了,十几天后就死了。石头成了孤儿。冬天的一个晚上,石头极冷,想烤火,便在床边烧木柴。火烧了房子,也把石头烧死了。

老人对小娴说:“要是你没给石头寄那么多钱就好了,那石头仍过得好好的。”

小娴也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小娴来到石头的坟前,跪下了:“石头,我想让你过上好日子,却没想到害了你……”泪水顺着小娴的脸颊一个劲地往下淌。后来声音吐不出来了,变成了呜呜的哭泣。小娴的身子也跟着剧烈地抽动,双手在草地上磨来磨去,偶尔撕扯着草地。

两只乌鸦飞来,落在草地上,“呱呱”地凄叫起来。

一只狗对着跪在草地上哭泣的小娴汪汪地叫。


《上学的路有多远》选读之二

亲吻一棵树

那年高考,我以几分之差与大学擦肩而过。我对母亲说:“娘,我想重读一年。”母亲叹口气说:“钱呢?”母亲说的是实话,今年年初为治父亲的病,为办父亲的丧事,不但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而且还欠了一屁股债。

离开学的日期越来越近,我每天晚上都睡不踏实,还总做噩梦。梦醒后,我睁着噙满泪水的眼,心里喊着:我要读书,我要读书啊!

为了读书,我铤而走险了。

晚上十一点钟,村人都酣睡着。我开了门,潜入邻居的牛栏,牵着牛绳就出了门。此时,一只狗朝我凶凶地叫,我叱一声,不死的狗,连我也不认得了。狗不再叫,我牵着牛就出了村。我想把牛牵到邻乡的牛市去卖。我估摸这头水牛可以卖八九百块钱,那我一年的学费就有了。待我大学毕业后,我加倍还钱给邻居就是。

翻过两座山,就到邻乡了。可山路极难走,山路很窄,路旁边是半人高的茅草。月光很暗,我又没有电筒,因而走得很慢。

但我还是掉下山崖了。一块石头绊了我一下,摔倒了,茅草极滑,耳边的风呼呼地叫。我大声喊:“救命呀,救命呀。”喊了两句,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后,我竟然睡在床上。被单上有股女孩身上的香味,屋是座茅屋。我喊:“有人吗?”屋里没人。天刚亮,我有点渴,想找水喝,一动,腿却钻心地痛。腿上敷着草药,绑着绷带,谁救了我呢?

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进来一个姑娘。我说:“感谢您救了我。”女孩说:“没啥谢的,你该谢那头水牛。水牛不停地“哞哞”地叫,把我吵醒了,我循着牛叫声寻去——”“那——那头牛呢?”“我给你送回去啦。牛认得路,我让它在前面走,我在后头跟,牛进了你的村,我就回来了。”“真的谢谢你。”我的泪水竟然掉下来了。女孩说:“饿了吧?我给你下碗面条。”女孩忙开了,烧水、切葱花、下面条。片刻,屋里弥漫着一股浓馨的香味,女孩端着一碗面条递给我,说:“吃吧。”

天已大亮了,我这才看清了女孩的面容,女孩眉眼清秀。女孩见我盯着她看,红了脸,低下头吃面条。“你一个人住在这?”我无话找话,“你叫啥名字?”“嗯,我爹去城里卖药材去了。我叫玲子。”我的面条里还卧着三只鸡蛋,玲子的碗里却没有,我要匀一只给她,可她一躲,鸡蛋掉在地上了。玲子生气地说:“叫你吃你就吃,我最讨厌客气的人。”玲子捡起鸡蛋,在瓢里洗了洗,又放进我碗里了。

第二天,我要回家,我不好意思给玲子再添麻烦。玲子说:“你这样能回家?你的腿不治好,就会留下后遗症,今后走路永远一拐一拐的。我给你每天敷一次草药,一个星期你的腿就会没事了。”一回,玲子给我敷好草药说:“有句话不知该不该问?”玲子见我点点头,问:“你为啥要偷邻居的牛呢?”我感觉脸上像被人抡了几个耳光,火辣辣地痛,耳畔也似有千万只蜜蜂嘤嘤嗡嗡地叫,眼前的啥东西都变成双份。我羞愧得无地自容,真想立马在她面前消失。“啊,对不起,我不该问。只是这两天晚上你都在大喊大叫的,说不该偷牛。我以为你讲出来好受些……”我的泪水一滴一滴地淌下来,“都怪我家穷……”

我讲完了,玲子也一脸的泪。玲子说:“我想帮你,我有800元钱,你先拿去读书。”我不停地摇头,“不,不要,我怎能拿你的钱,我已欠你很多了。”玲子说:“就当我借给你的,你今后加倍还我就是,我当把钱存进了银行。”我这才接了玲子的钱,泪水一串串地掉在手里的钱上。

一个星期后,我的腿彻底好了。

玲子转身进屋了,片刻,玲子一脸灿烂地站在我面前。我很想拥抱一下玲子,很想亲吻一下她,但我没有。我说:“瞧,这棵挺拔的松树多像你呀。”我走上前,紧紧拥抱住这棵松树,吻了吻,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玲子听懂了我的话,在身后喊:“你上大学前一定要来看我。”

一年后,我怀揣着大学通知书来看玲子了。玲子不在,屋里只有一个中年男人,我问:“大伯,玲子呢?”“在那里。”他指了指我去年亲吻过的那棵松树下的坟包说。我的腿一软,双腿一下抽了筋骨一样要瘫倒,我忙抱住松树,满是泪水的脸紧贴在松树上,哽咽着:“玲子,我来看你了……”从玲子父亲嘴里知道,玲子得了白血病,临终前留下遗言,说她走后要埋在我拥抱亲吻过的松树下。


《上学的路有多远》选读之三

上学的路有多远

梅子的弟弟都上小学一年级了,可梅子仍在家放牛。梅子吵着要上学。母亲说:“女娃上啥学?再说我们家也没钱。”村里女娃上学的少,穷是一个方面,主要还是重男轻女。认为女儿今后是别人家的人,念了书也是给别人念了。梅子说:“家里没钱,哥哥和弟弟怎么有钱上学?今年你再不让我上学,我不放牛,也不割猪草,也不洗饭碗,啥事都不做。”母亲被吵烦了,随口说:“你想上学行,那你自己去挣学费。”

那时一年级的报名费要三十块钱,还有四十天就开学了。母亲知道八岁的梅子四十天内绝对挣不到三十块钱。母亲要梅子知难而退。

哪知倔犟的梅子一口答应了。

梅子想到了卖冰棒卖冰糕挣钱,但梅子没有本钱。梅子的哥哥掏出一支钢笔说:“这钢笔是我写作文在全校获第一名的奖品。这钢笔值三块钱,你把这钢笔卖了就有本钱了。”其实这支钢笔是梅子的哥哥捡的,他担心梅子不要他捡的东西,就撒谎。梅子拿着钢笔去了陈寿桃老师家。梅子掏出钢笔说:“老师,你能买我这支钢笔吗?”陈寿桃接过钢笔,这不是自己丢失的钢笔吗?“梅子,这钢笔哪来的?”梅子说了。梅子还说:“我娘说我暑假挣够了学费就让我念书。我想卖冰棒冰糕,可没本钱。”“你想卖多少钱?”陈寿桃老师笑着问。“我哥说值三块钱。”陈寿桃掏出五块钱递给梅子:“这钢笔值五块钱。”“真的?!”梅子高兴地接过钱。

梅子花两块钱买了一个塑料冰棒箱。梅子一次批十根冰糕,二十根冰棒,冰糕批发价每根一角钱,卖一角五分钱;冰棒批发价每根八分钱,卖一角钱。但买冰棒的人要多一些。梅子第一天挣了八角钱。

许多次,梅子想吃根冰棒,每次拿了冰棒又放下了,有几次冰棒纸都揭开了,但被梅子重新包好了。口渴的梅子只有趴在水塘边或者趴在水沟边喝水。

梅子卖冰糕的第五天,她刚批了冰棒冰糕,突然下起雨来。梅子原以为雨下一会儿就停,但雨没停的意思,一直下。梅子急得快哭起来,下雨天,天气凉爽,很少有人买冰棒冰糕。过一个晚上,冰棒冰糕就会融化。梅子带把伞在村里叫卖:“冰棒,冰糕哟。”先是小石头买了一个冰糕,然后是小南瓜买了一个冰棒。连王婆婆都买了根冰糕。王婆婆一辈子没生育,吃五保。王婆婆平时从不舍得乱用一分钱,如今却花一角五分钱买梅子的冰糕。梅子心里知道王婆婆是在帮她,小石头小南瓜也是在帮她。

后来梅子再不在村里卖冰棒冰糕,而是去别的村卖。

一回,梅子背了一箱冰棒冰糕,没看清脚下,被一块石头绊倒了,冰棒箱也滚进了山沟,里面的冰棒冰糕散了一地。梅子慢慢爬下山沟,冰棒冰糕全摔碎了,再不能卖了。梅子蹲在地上伤心地哭起来。

陈福根老人见了哭泣的梅子,忙问梅子哭啥。梅子说:“冰棒冰糕全碎了。”陈福根说:“这有啥哭的?你想挣回损失的钱?”梅子点点头。陈福根掏出张纸,把纸铺在梅子的冰棒箱上,然后掏出笔写:儿子,我们村里的梅子靠卖冰棒自己挣学费,她因摔了一跤,冰棒冰糕全碎了,你见了这封信,给她三块钱,这是她送这封信的报酬。梅子说:“爷爷的字写得真好。”陈福根说:“你好好念书,今后的字写得比我还好……你把这封信交给我儿子,他就会给你三块钱。你真帮了我大忙,这么热的天,我去镇里同儿子说上几句话,那不热死我,不累死我?”梅子很高兴地接过信。梅子知道陈福根的儿子在镇里的百货公司上班。

梅子从陈福根的儿子那接过三块钱,去了批发冰棒冰糕的地方。批发冰棒冰糕的小伙子见了梅子,说:“今天怎么卖得这么快?上学的钱还差多少?”梅子说:“我摔了一跤,冰棒冰糕全摔碎了。”小伙子笑着说:“摔碎得好。”梅子一脸愕然。小伙子说:“批给你的冰棒冰糕坏了,变质了,一股苦味,不能卖,有人来退货,我才知道,所以这回给你的冰棒冰糕不收钱。”

梅子见了卖冰棒的木生,问:“你的冰棒冰糕坏了没?”木生说:“没呀!”梅子对木生说了小伙子不收她钱的事。木生说:“他是在帮你呀!他想你能早些挣够学费。其实许多人在帮你!”梅子又想到她只要一到某个地方卖冰棒,那个地方卖冰棒的人就走了,他们都让着她,都不同她抢生意。

报名的第一天,梅子带着三十块钱来到学校。但梅子一打听,学费竟涨了,一年级的学费要三十五块钱。梅子很失望,陈寿桃老师抚着梅子的头说:“怎不报名?”梅子说:“还少五块钱。”陈寿桃老师笑了:“你脚下不是有五块钱吗?”陈寿桃老师捡起来递给梅子,梅子不接:“这钱不是我的。”“不是你的是谁的?”“不是我的不能要。”梅子说啥也不接钱,陈寿桃老师一点办法也没有。弟弟拿了五块钱递给梅子:“姐,我回家跟娘说不小心掉了五块钱,大不了挨一顿打。”梅子说:“不行,我要自己挣钱。后天不是还可以报名吗?我再卖两天冰棒就是。”

梅子垂头丧气地回了家,母亲说:“没报上名?”梅子说:“学费涨了,要三十五块钱。”母亲说:“你不是有三十五块钱吗?拿钱来我数数。”母亲接过梅子递过来的钱,数了一遍:“这不是三十五块钱吗?这么大的人数钱都不会数。”梅子数了一遍,真的是三十五块钱。梅子知道母亲添了一张五块钱。这三十块钱,梅子不知数了多少遍。再说梅子的钱梅子认得。

梅子如愿以偿背上书包了。梅子读书很勤奋,每回考试都是全年级第一。

后来梅子考上了清华大学,她是全县第一个考上清华大学的。再后来梅子出钱在村里盖起了一所学校,村里人都感激梅子。梅子说:“该我感激你们,如没有你们的帮助,那我的上学路遥远得看不到头,是你们,让我的上学之路变得这么近,近得只要走几十步路……”两行泪水从梅子的眼眶里涌出来,梅子也不拭,任泪水尽情地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