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政协报》:让书流动起来

类别:媒体视点  所属专题:爱书人的宣言
来源:《四川政协报》  发布时间:2012-8-12 

孙卫卫博客2012年8月12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38581b0102e060.html

让书流动起来

段慧群

清代诗人、散文家袁枚藏书甚多,晚年却将大量藏书散了出去,只留下与自己关系紧密的书,细读重读,放大教益。有这样大境界的爱书人如今少之又少,若让我在时下爱书人中找一个,我想,擅长儿童文学创作的孙卫卫应该算一个。

孙卫卫有一位朋友叫周益民。周益民曾收到北京寄来的两本书,署名孙卫卫。一本是《世界文学》1979年3月号,纸页泛黄,品相却好。周益民刚开始有点纳闷,一看目录,原来刊登了法国著名童话《小王子》,肖曼译,据说是国内最早译本,这部享誉世界的经典因此有了中国的呼应。周益民这才明白,这是孙卫卫特意为他而淘的,孙卫卫知道他特别喜欢《小王子》。另一本是《长满书的大树》,是历年国际儿童图书节献辞和安徒生奖得主受奖演说辞汇集。看到此书,周益民想起来了。有一回,孙卫卫在博客上记录新近购书,提到这本,周益民在博文后“评论”说:“已有旧版,是否再买新版,纠结中。”随意的一句,没想到孙卫卫记在心里了,千里迢迢寄了去。

孙卫卫有一位朋友叫史飞翔。孙卫卫曾将他收藏的2003年、2004年两年的《中国图书商报•书评周刊》从北京邮寄给西安的史飞翔,史飞翔当时非常感动。孙卫卫的新作《喜欢书》收录了他在2007年至2011年五年来和书有关的日记,在阅读一篇篇恬淡的日记中,史飞翔突然发现,原来,那些《中国图书商报•书评周刊》是孙卫卫整理众多报纸时特意留下来珍藏的,可他还是慷慨地赠给了朋友。

收到孙卫卫赠书的人很多。孙卫卫把自己的书送给需要和喜欢的人,他特别高兴。他也收到过朋友的馈赠,惊喜不断。

《小学生拼音报》总编辑张梅霞曾赠送他《童媒突围》上、下册,她题字签名:“做自己喜欢的事,做好自己必须做的事,卫卫小弟存念。”有一位刘老师,曾赠他一张印有“关祖章藏书”的藏书票,据说是中国最早的藏书票,大约出自1914年,是台湾藏书票收藏家吴兴文发现并收藏的。刘老师特别喜欢这张藏书票,但他却欢欢喜喜地赠给了孙卫卫。江苏美术出版社王林军是孙卫卫的师弟,特别有心的一个人,他知道孙卫卫喜欢孙晓云老师的书法作品,《孙晓云书小楷老子〈道德经〉》一出版,他就请孙老师在上面签名,然后寄给孙卫卫。

孙卫卫有一次得到155本赠书,那是张之路老师处理旧家的书时送给他的。当时,同去张之路老师家的还有安武林。(2012年6月,江西高校出版社联袂出版了孙卫卫的《喜欢书》和安武林的《爱读书》。)安武林很谦让,让孙卫卫先挑。遇到他喜欢的,先问孙卫卫要不要,孙卫卫不要他才拿。事后,孙卫卫在日记中写道:“有两本书,武林兄特别喜欢,我也喜欢,开始不舍得,后来还是给了他。还有两本书,一直没舍得给。这两本书分别是苏联阿•托尔斯泰的《布拉基诺历险记》(陈佐洱翻译,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1984年4月第一版),美国莫尔顿•亨特的《情爱自然史》。回家路上,我想,只是暂存我这里而已,过一段时间,我会送给他。”后来,孙卫卫果然把《情爱自然史》“还”给了安武林。

孙卫卫说:“书要流动起来,别人的流到我这里,我的流到别人那里,跟水一样,流起来,就活了。”孙卫卫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了爱书人真正的爱。

(摘自《四川政协报》2012年8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