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晚报》:书店不再,阅读还在

类别:媒体视点  所属专题:爱书人的宣言
来源:《烟台晚报》  发布时间:2012-7-23 

20120707 《烟台晚报》“读书”

http://ytwb.shm.com.cn/html/2012-07/07/content_2795871.htm

 

书店不再阅读还在

——读《我曾经侍弄过一家书店》

□ 畅冰冰

是在一个炎热的午后读到《我曾经侍弄过一家书店》的。书的名字不时尚,跟这本书的作者名字一样,很传统、很平常。在茫茫书海中,你甚至不会一眼就能认出它,说实话,青白色的装帧,太素了,这是一本素书。之所以能够拾起来阅读,是因为一看名字,就知道这是一本记述书店工作和生活的书,与我有缘。

十年前,我狂爱买书,那年头工资八百块,基本一半都贡献给了工作的书店和路边的杂志摊点。但当年购买时的激动,都化作现今书架上的蒙尘。

十年前,喜欢黄裳的洒脱与董桥的优雅,也喜欢邓拓的思辩和李敖的不羁,他们不光藏书丰富,而且文章有料,行文老到且随和,让人常读常新。但如今IPAD下载的经史典籍上百部,大师全集云集屏幕,打开之后,还有古筝曲作背景音乐,但却没有了那年月阅读的欣喜与狂欢。

十年前,我爱进书店,有着时髦女郎逛商场的喜欢,现在,我更喜欢进电影院,那重金属和高科技打造的场面,让我不愿去阅读和思索。

是科技让人远离了阅读?还是物欲侵占了纯粹的思想?人们真的已经进步到再也不需要纸上的阅读和书店里的淘宝了吗?

我曾经有过短暂的书店工作经历,遇一书痴,《傅雷家书》至少买过三本,为何?版本不同、封面不同、年代不同,即使内容完全相同,也要抱回家中,方才心安。这已超出普通爱书者的境界,进入魔境。

《我曾经侍弄过一家书店》的作者,也是个嗜书者。金庸的书,写的是千古文人的侠客梦,而经营书店,算不算是文弱书生的商贾梦呀?

我用了一个午后,读了这本记录书店的书。作者用小心翼翼的学者精神,准确记述了自己入行的心路和感想。他在三联书店———这个似乎跟不上时代节奏的“殿堂”,一待就是五年,从库管干到店长,再到采购,历经了书店销售的多个环节。他用源自本真的感情,记录与书店和书籍的点点滴滴,传递给读者工作与爱好融为一体的喜悦,迸发出的,是对书店工作的感恩、与书相伴的幸福,不伪善、不夸大。是一个书店的编年史,也是一个人的藏书记、心灵史。这是我亲身体味到的,如今,由马国兴先生记录成书,让我们这些有过书店工作经历者,有了分享过往的机会,有了“吾道不孤”的感慨。就像听苏芮唱的歌:多么熟悉的声音,陪我多少年风和雨,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书店常在,阅读永在。

 

《我曾经侍弄过一家书店》

马国兴著  江西高校出版社

http://ytwb.shm.com.cn/html/2012-07/07/content_2795872.htm

网络时代,传统书店如何生存与发展?近日,由江西高校出版社出版的《我曾经侍弄过一家书店》一书,为解决这个书业迷局提供了一个思路。

作者马国兴曾在三联书店郑州分销店工作多年,由仓库理货到店面营业再到采购企划,体验了书店的每一个岗位,并与书业人士建立了广泛的联系。近几年,由于种种原因,各地时有传统书店关门歇业,令人唏嘘不已。作者提笔记录自己的书店生活,表述对书业的认识。该书分为三辑:“书店传”描摹出入书店者的众生相,记述书店的营业细节,展现书店及书业的方方面面;“偏见书”以书为纲,展示个人的阅历以及对书业的见解;“书生活”则从更广泛的角度勾勒自己的阅读史。

作者认为,纸质图书和传统书店断然不会完全消失,它们在与网络书店和电子图书等书业新成员的竞争中,或许会节节败退,但存活下来的,无疑会是未来书业繁荣的重要力量,一切都要看从业者的努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