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目报》专访:美妙的日子不能没有书

类别:媒体视点  所属专题:爱书人的宣言
来源:《新华书目报》  发布时间:2012-6-16 

安武林、孙卫卫:美妙的日子不能没有书

http://a.xhsmb.com/html/2012-06/18/content_45163.htm

新华书目报记者 毛艳琴

近年来,有关书的书成为出版界的一个话题,受到越来越多藏书爱好者的追捧。两位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安武林、孙卫卫近日联袂出版了他们关于书的书——《爱读书》《喜欢书》。《爱读书》精选了安武林近年来创作的近八十篇优秀书评,所评图书均为国外经典文学作品。安武林的书评别具一格,完全是可以当作很好的随笔和散文来读。《喜欢书》收录了孙卫卫五年来与书有关的日记,作者似乎在和读者随意聊天,讲述自己的读书、买书、淘书、赠书故事,但读者阅读后的收获不亚于读到一本本大书,因为作者把自己对名家大家的思考都凝结在了日记里。

书痴、书虫的乐趣何在?“儿童节,最好的礼物是书”这一口号如何落实?理想中的书店和幸福生活是怎样的?且听孙卫卫、安武林娓娓道来。

记者:对于书痴、书虫们而言,爱读书、喜欢书好像是一体的,在你们的书中,这两者也是互相交叉与融合的。你觉得“爱读书”与“喜欢书”有什么不同?为什么给自己贴上“爱读书”、“喜欢书”的标签而不是相反呢?

安武林(以下简称安):书痴、书虫对书的感情都是一样的。如果说有不一样的话,那区别体现在藏书家身上。喜欢和爱是同一种情感的两种表达,换句话说,前者情感程度要浅些,后者要深些,就如同喜欢一个人和爱一个人的区别一样。两本书书名合起来的意思是:喜爱书。我和卫卫弟既是好朋友,又有共同的爱好。我能出这本书,很大程度上缘于他的启发,如果没有他,估计要很多年之后才能出。

孙卫卫(以下简称孙):我之所以想出这样一本书,是受湖南作家彭国梁先生的影响。2007年,我看了他的《书虫日记》,特别喜欢。心想什么时候我也出这样一本书。书稿整理得差不多后,我把想好的几个书名用短信发给安武林,他一眼就看上了“喜欢书”这个名字。用他的话来说,简单、大气,心迹、爱好、志趣全都在这里包含了。所以,我就用它做书名。

“喜欢书”和“爱读书”最大的相同点都是爱书。不同点,具体到我们两个人身上,就是我喜欢的感觉多一些,只要是喜欢的书,先统统拿过来,然后再去读,有的书,可能至今都还没读多少。而武林兄重在读,所以,才有那么多书评。这只是两个书名而已。武林兄对书的喜欢,那是有很多故事的;我也“爱读书”,我主张书买来就是读的,只有读起来,书才会变活,不是死书。

记者:你们对书的喜爱和执著高度一致,但在读书、淘书、受书、赠书等问题上,你们也有许多不一致的地方。可以简单概括一下这其中的“同”与“不同”吗?

安:我和卫卫在读书和买书方面不一致之处颇多。我读书以文学类为主,诗歌、散文、小说、童话、文学理论、文学批评、文学史都是我喜欢读的,其他如哲学、美学甚至是介绍动植物知识的图书我也读,但基本固定在人文科学方面。我对政治不感兴趣,而政治人物的传记、政治史料,是卫卫喜欢的。如果再往大点说,我喜欢读外国的,卫卫喜欢读中国的。这可能与个人的阅读兴趣有关。

我们都喜欢淘书,但在购书方面,我们的区别更大。卫卫喜欢网购,或者去书店,我喜欢在地摊上淘书;他的新书比我多,我的旧书比他多。

在读书量和读书速度方面,我更多更快一些,基本上每天都在阅读,出差总要带几本书。卫卫读书比较慢,他喜欢细致地读、慢慢地品。

在写作方面,卫卫写的书话多,我写的书评多。

我们还有很大的一点不同,那就是卫卫比我爱惜书,这种爱惜如同城里人和农村人的卫生习惯一样,他喜欢把书弄得干干净净的,我呢,喜欢写写画画,批注多。淘旧书回来,卫卫喜欢用毛巾把书擦擦,而我不太在意这个,往往是往旁边一丢。这是个人习惯问题,但我很羡慕他,也在向他学习。现在买回来的书破损了,也修修补补,偶尔也擦擦。

在送书和买书方面,我比卫卫可能大方些。虽然我也喜欢书、爱书、藏书,但是我认为只要是不收藏的,都可以在送人的范围之内。我曾经有过三次捐书的经历,每次都在上千本以上。卫卫有一句话我很喜欢:让书流动起来。我们都喜欢把自己的书送给需要和喜欢的人。

孙:除了文学书外,政治、历史、哲学方面的书,我都感兴趣。这可能和我现在所从事的工作有关。工作需要我什么都了解一点,在报社工作的时候,我也喜欢看一些新闻采编方面的书。

我看书,首先是和业务工作紧密结合起来。武林兄阅读量大,但好像对政治方面的书兴趣不大。他看书,喜欢写写画画,是真正在看书。我从小受到的是“敬惜字纸”的教育,不舍得在书上做记号,甚至不忍心把书页折起来。我也知道这样做很不好,但是有时候积习难改。这些年,书越来越多,书房都放不下了,只好经常清理,把长期不看的书和以后估计也很少看的书纷纷送人。我觉得书都多多少少有用,看你送谁。我也经常买一些书送人。

记者:从儿童时代就养成阅读的习惯至关重要。我们说“儿童节,最好的礼物是书”,对于如何让这一口号落地,你有哪些想法和建议?

安:爱上阅读,不是一句口号,而是行动。我以为,家长每个月都要给孩子买一本书,学校对孩子的奖励也应该是好书。富有的孩子也可以向贫穷的孩子馈赠书。物质的奖励固然很重要,但让一个孩子爱上书、爱上阅读比爱上钱更有意义。另外,我还希望一些公益团体、推广机构能搭建起作家和读者的桥梁。

孙:从小培养孩子的阅读兴趣,比多读几本书更重要。只要对书有兴趣,就算没有书,他也会自己去寻找阅读。培养孩子阅读的兴趣,家庭的熏陶很重要。如果老师、家庭、学校都重视阅读,读书一定会蔚然成风。

记者: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高洪波描写自己的某一时刻为“清贫中的快乐、忙碌中的充实,还有童心童趣的萌生”。你如何描述你当下的生活及理想的幸福生活?

安:一个热爱阅读的人,杂念少,欲望少,对生活的要求也不会太高,相对纯净。每天晚上我觉得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床上放一大堆书,读读这个,看看那个,然后入梦。我更喜欢在树荫下放一把老躺椅,摇一把蒲扇,读书,然后欣赏风景。如果是在冬天,我希望有个红泥小炉,喝茶、读书,这才是我理想的幸福生活。

孙:能生活在城里,且坚持下来,应该不再是清贫。当然我现在也不富有,但是,很快乐,因为喜欢书,喜欢儿童文学,还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有关心我、支持我的人。我现在的生活,早就超越了当年的梦想,所以我很知足。如果要说我理想中的幸福生活,那就是希望我的家人,包括我的父母,生活更好一些。他们为我们付出很多,我们应该回报他们。

记者:什么样的书店、一个书店要有怎样的气质或服务,才能吸引你常去?

安:总体来说,现在的书店都职业化得厉害,而人性化的服务做得还很不到位。像我这种资深级别的买书人到书店,非常希望有服务人员向我打招呼:你好,你需要什么帮助?喜欢哪类书,我给你推荐!请留下你的联系方式,书到后我和你联系。但我在中国大的书店跑了几乎一圈,没有一次享受到这种服务。我觉得一个优秀的书店工作人员,应该能辨别出来读者喜欢什么类型的书、向他推荐什么书。书店不仅是购书场所,也应该是阅读场所,图书品种全、品位高,人性化服务好,从这个意义上说,那我们的书店欠缺的可真是太多了。

孙:我们这些人是受益于书店的,我们对书店特别有感情,书店好比是另一所学校,它通过售出的图书,教会了我们很多,让我们更好地成长。但是,很多书店不景气也是事实。对于书店的未来,我真的难言乐观。
在北京,我去北京图书大厦、三联书店多一些。北京图书大厦的品种多,三联书店总有让我意外的书,一边翻看,一边惊叹,还有这样的书,书还可以这么做。我也喜欢看里面的杂志。万圣书园也不错,风格和三联书店差不多,人文社科类图书比较全,只是距离我家远,我去的次数不多。我举了我喜欢的书店的例子,也是想回答什么书店对我有吸引力这个问题。

寄语本报

《新华书目报》资讯多、栏目多,策划也好,很有亲和力。有的栏目就是别的行业报所没有的,比如书话类、淘书故事等。设立这样那样的板块,团结各种读者群,我想,《新华书目报》已经在努力了。——安武林

《新华书目报》真是越办越好了。这不是客气话,是心里话。我前不久,还翻出了以前的报纸,觉得书目报一直在进步。去年《社科新书目》迎来了创办1000期的日子,我后来想,若让我写回忆文章,一定能写出很多故事。 ——孙卫卫

(原载2012年6月18日《社科新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