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报》:做一个喜欢书和爱读书的人

类别:媒体视点  所属专题:爱书人的宣言
来源:《文化艺术报》  发布时间:2012-6-16 

2012-06-13 22:07:17  作者:曹文轩  来源:文化艺术报

http://www.whysb.net/slmb/2012/0613/article_297.html

近年来,有关“书”的书籍成为出版界的一个话题,受到越来越多藏书爱好者的追捧。近日,从我省走向全国的两位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孙卫卫、安武林联袂出版了《喜欢书》、《爱读书》。著名作家、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曹文轩作序。

《爱读书》精选了安武林近年来创作的近80篇优秀书评,所评图书大多为国外经典儿童文学作品,也有少量作家小论。安武林在很多报刊都曾开设过阅读专栏,向读者推荐优秀的图书。《喜欢书》,收录了孙卫卫5年来和书有关的日记,这些日记,亲切、自然、娓娓道来,似乎在和读者很随意地聊天,但阅读后的收获却不小。作者把对几百本书的感悟,把名家以及成功人士的思考都凝结在书中,同时还附有作者喜欢的书封面近三百幅,在阅读的同时,可以欣赏到不同的装帧设计风格。曹文轩评价说:“安武林和孙卫卫的文字,相映成趣,相得益彰,是一种近乎完美的互补。”《喜欢书》也可以当作一本励志书阅读,作者孙卫卫想告诉大家,只要努力,只要踏踏实实往前走,就一定会取得成功。

孙卫卫 上世纪70年代生于陕西周至,1998年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曾任《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编辑、总编室主任、编委等职。现为机关工作人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出版有儿童小说《班长上台》、散文集《正好年轻的故事》等文学作品十余部。荣获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中国新闻奖、全国人大好新闻奖等。有作品入选“新闻出版总署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的百种优秀图书”、“全国农家书屋重点出版物推荐目录”等。为鲁迅文学院第六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儿童文学作家班)学员。

喜欢买书,喜欢读书,喜欢写作,喜欢工作,喜欢干净整洁,喜欢江南,喜欢大海,喜欢慢慢地长大。




《爱读书》(精装)

定 价:45.00元
作 者:安武林
出版社:江西高校出版社




《喜欢书》(精装)

定 价:48.00元
作  者:孙卫卫
出版社:江西高校出版社


做一个喜欢书和爱读书的人

■ 曹文轩

我对爱书的人一向是高看一眼的,觉得他们的爱和坚守,在这个时代有一种非凡的意义和价值。在这个崇尚金钱、荣誉和权力的当下,爱书和读书都需要一种特别的定力,那是一种出自本能的自然之爱,纯净之爱,依赖的并非是毅力和恒心。

安武林和孙卫卫都是我的好朋友,他们俩是纯粹的书痴、书虫,这在儿童文学圈子里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武林的《爱读书》和卫卫的《喜欢书》马上就要出版了,我很高兴写这个序。我不止一次对别人说过,武林是个爱读书的人,卫卫是个喜欢书的人。没想到,他们的书名竟然叫“爱读书”和“喜欢书”。他们的书名印证了我对他们两人的认识是正确的。

从本意上说,作家都是写书的人,但并不一定都是喜欢书的人和爱读书的人,或者说不一定像武林和卫卫对书痴迷到那种程度。这是一个有点滑稽的悖论。虽然作家都在靠自己的作品影响孩子和读者,但这并非是培养孩子和读者热爱读书的唯一的方法。我非常愿意相信一句老话,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我无意把武林和卫卫树立成喜欢书和爱读书的榜样,但至少他们身体力行的对书的热爱的故事,对读者肯定会产生这样或那样有益的影响。

一个作家喜欢书、爱读书,在我看来,是一个美好的德行。对书的膜拜和欢喜,不仅仅是一种职业的需要,更是人类心灵和精神变得强大的需要。他们读书时所产生的那种快乐的体验,我深有同感,我以为和我个人阅读的经验是不谋而合的。一个喜欢读书的人和不喜欢读书的人是有层次之别的,是有高低之分的。尽管在这个非常自由的时代任何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爱好和生活,但我依然认为,读书是一种高尚的人生追求、高贵的精神追求。

武林的《爱读书》,收录的大部分是他的书评。这些优秀的书评在读者中间曾经产生过一定的影响。我知道,很多妈妈、很多孩子、很多老师都是看了武林的书评,才对某一本书产生阅读的兴趣的。他在很多报刊上都曾经开设过阅读专栏,向读者推荐优秀的图书。他的书评别具一格,完全是可以当作很好的随笔和散文来看的。而且,他的书评总是和别人的书评有所不同,能够发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人云亦云的那种书评,在武林的笔下是不存在的。从世界著名作家安徒生到我们当下流行的国外作家,他的评论总是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所收录的书评基本上都适合中小学生看,只有偶尔的一两篇适合成人看。他给中学生们推荐的作家或者书,一般比国内的评论家或者书评人下的药都“猛”,他觉得中学生完全可以阅读成人书了,这是一份阅读上的信任和体贴。

卫卫的《喜欢书》,收录的大都是卫卫和书有关的日记。或读书,或买书,或淘书,或受书,或赠书,或想书等等,看到他的日记,我甚至想到了一个美好的词语:书生活。卫卫的全部生活似乎都和书有关。可以说,卫卫是一个沐浴在书香里的人。武林给卫卫写的跋中声称:卫卫的日记,很有点孙犁的味道。我承认武林独特的目光,卫卫这些恬淡而又真诚的文字,确实有孙犁的味道。而卫卫也确实是一个对孙犁这位优秀的作家情有独钟的人。这些日记,亲切,自然,娓娓道来,似乎在和读者拉家常。他如数家珍一般向读者倾诉他喜欢的书。这些文字在我看来,对读者是有鼓舞作用的,是对读者有励志作用的。读他的文字,觉得爱书是一件很美妙很快乐的事。

武林和卫卫的文字,相映成趣,相得益彰,是一种近乎完美的互补。卫卫的文字恬淡、平和,武林的文字抒情、激荡。读卫卫的文字会让人心很平静,读武林的文字会让人燃烧。他们的性格、他们的文字都是有着天然之别的,但对书的爱和执著,却是高度一致的。我不能不说,他们有着古代文人雅士的那种雅好。一起淘书,还依此同题为文,令人艳羡。我想,这应该是喧嚣的尘世中的一处温馨而又别致的风景。书,本来就是风景。

《爱读书》和《喜欢书》,如此简单而直奔主题的书名我很喜欢。它们就是爱书人的宣言,爱书人的心声。我非常希望我们的读者,我们的孩子,都能做一个喜欢书和爱读书的人。而这两本书,是非常值得一读的。我愿意把我个人阅读的快乐——也就是这篇序文——和读者们分享。

(作者系作家,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喜欢书》选读之:

想念南京的书香

2007年4月13日  周五

十多年前,我在南京上学的时候,先锋书店还没有现在这么大的规模,在一个叫圣保罗教堂的对面。这个教堂的名字,我是从去年买的《先锋书店——大地上的异乡者》一书看到的。在城南,我有印象,但我怎么也回忆不出有这个教堂。小小的书店,十多个书架,看书的人很少,买书的人更少。1996年的冬天,我和同学去买电影方面的书,其中有一本是陈墨的《张艺谋论》。

我在中山东路的南京市新华书店买书最多,有胡晓梦的《这种感觉你不会懂》。胡是我少年时代的偶像。那时已从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分配到新华社做记者。我工作后,有一天晚上去新华社买通稿,在办公室桌子的玻璃板下面看到电话表有胡晓梦的名字,像与久违的朋友重逢一样,虽然我到现在也没有见过她。

南京市新华书店二楼还有卖篆刻刀和刻章的石头。大一第二学期,班上刮起了学习篆刻的风,很多人去那里买刻刀和原材料。对我来说,少不了买一本学习篆刻的书。这个习惯现在还没改,喜欢足球,就会买一本讲足球规则的书,虽然到现在也没看上几页。

湖南路51号是出版发行大厦,楼里的书店全是出版社办的。比如江苏教育书店,不光卖苏教版的书,还卖外省教育出版社的书。江苏教育出版社我有认识的人,通过他们,买书可以打折,比如《叶圣陶全集》、《朱自清全集》,只是不全,到现在也没配齐。

长三角的图书批发市场,所有书都打八五折,我在那里买了不少新出的杂志。百子亭2号省新华书店院内后来也开了书店,我买过海军作家黄传会写“希望工程”的书。前两年开会见到黄传会,我一下就想起了那个书店,想起了我的初中语文老师。我送“希望工程”的书给我老师,只是让他了解一下山村孩子和老师生活是多么艰苦,他回信说,和书上老师们的敬业精神相比,我还差得很远,我要继续努力。

江苏议事园门口有一个“精典书店”。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把“经典”写成“精典”。那里适合我看的书并不多,但是,我每次去,都会买一两本。我在南京的书店几乎都这样,很少空手出来。

两年前去南京,先锋书店搬到了五台山,比我想象的大多了。我一下午的时间都给了它。一些曾经去过的书店已经没有了,不知道老板和营业员现在做什么。新街口的大众书局也开了起来,听说面积不小,可是我没有时间去。

下一次去南京,我想用两三天时间,把南京的主要书店,包括隐藏在街道里的有特色的小书店都逛一遍。我不坐出租车,还像上学时那样,骑一辆自行车,见到书店,就随时停下来,遇到要收存车费的,就给她一毛钱。进到书店,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喜欢书》选读之:

孔子谈政治

2008年3月20日  周四

读《论语》,谈政治的两段话很有意思。

子张学干禄。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

翻译成今天的话是:子张向孔子学习求仕的方法。孔子说:“多聆听,对于有疑问的地方保留不言,其余有把握的地方,谨慎地发表意见,这样就可以少犯错误。多观察,对于有疑问的地方保留不言,其余有把握的地方,谨慎地采取行动,这样就可以少后悔。言语方面少犯错误,行动方面避免后悔,官职俸禄就在这里面了。”

还有一段:或谓孔子曰:“子奚不为政?”子曰:“《书》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是亦为政,奚其为为政?”

大意是,有人对孔子说:“你为什么不从事政治?”孔子说:“《尚书》说:‘孝敬父母,友爱兄弟,用这种风气去影响当政者。’这也是从事政治了,为什么一定要做官才算从事政治呢?”

这两段话的最后一句都很有意思,如果大学老师高小方教授给我们讲,一定会提高音量,而且拖得很长。我现在还记着上大学时他朗诵《论语》的神态,好像孔子当时说话、做事就是他那个样子。

读《论语》,然后看于丹讲《论语》的电视片。

我老家周至县文联副主席张兴海老师的《圣哲老子》研讨会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见到了他,还见到了不少陕西籍的评论家。我觉得雷抒雁先生讲得不错,他指出了书里的一些硬伤,比如老子那个时候还没有桌椅。张兴海老师听得很认真,并记了下来。他说下次修改一定会把这些地方处理好。

张兴海老师最后的答谢词很有水平,他说现在“粉丝”和“草根”很流行,他是文学的“粉丝”,写作的“草根”。评论家何西来说得好,在北京的作家就一定比乡间的作家写得好吗?答案是否定的。

张老师在我们县一直从事着文学创作,各方面条件都不能和城市比,花十余年时间打造这么一部作品,这才是文学的正道。

我对他充满了敬意。


《喜欢书》选读之:

旧书市场就在我家附近

2009年3月14日  周六

石景山博古艺苑市场,就在我们家附近,我却从来没有去过。如果不是在孔夫子旧书网上看到一个网上书店留的联系地址在这儿,我也不会去。

上午,参加完老出版家王益老的告别仪式后,我去了。只转了两家书店,就看到不少好书。上午买十本,下午,又去看,买二十五本。等到要关门的时候,才发现在另一个地方,还有一些书店。

最高兴的是买到了孙犁的书。《书衣文录》早就听说过,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了。《芸斋书简》,买下。《老漫画》,买下。这几种书都是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的,责任编辑是汪稼明。他在山东画报出版社的时候,出了不少好书,翻阅着这些书,我真想写一封信好好感谢他。

还买到了《鲁迅日记》(上),去年在中国书店买过(下),这样,我就有一套完整的《鲁迅日记》了。

看淘来的《圣陶下成长——叶圣陶先生廿周年祭》到夜里两点。书的作者史晓风,做过叶老的秘书,文中记述叶老的很多事都很感人,比如做事的认真,做人的谦逊,对工作的勤奋(一生大约写了一千几百万字),生活上的清廉,等等。

书中还有怀念叶老的儿子叶至善先生的文章,有一处是通过叶老致贾祖璋先生的信说的,信中说:“至善把给孩子编书的事看得太认真,有时说起社中的工作推不动,竟至于失声而哭。他一天到晚在家看稿改稿,看完了到社中去接头谈事,回来时高兴少,懊恼多。我是非常同情他的,但是我没有办法使他宽心。”我有时工作忙累,而自己的能力又有限,也有这样的感觉。前些年,也因工作上的事而哭。

作者在旧书店看到有人签名把书送给单位,单位后来给卖了,流落到旧书店,他买回家,发感慨,“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我淘的这本书,可能是他送给别人,别人再卖到旧书店的,我看到扉页被撕掉了。扉页被撕掉,可能是有题签吧。


唐弢先生认为,书话的散文因素需要包括一点事实,一点掌故,一点观点,再加上一点抒情的气息。这几条原则几乎已经成为现代书话散文的“经典”和“定论”。孙卫卫的《喜欢书》,正是这样一些姿态缤纷、气息淡雅的书话散文的结集。我很喜欢孙卫卫的这类书话。这些文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不枝不蔓,不飘不野。不刻意追求什么高深,清浅而有韵致,字里行间飘逸着一种淡淡的书香。这本书从书衣、开本、版式、字号、配图等等,也都符合爱书人的普遍趣味,素朴而雅洁,可谓书话散文书丛里的“逸品”。

——徐鲁(作家、书评人,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我很喜欢卫卫的书,他的文字愈发洗练素朴,恬淡而绵长,兼有大家的从容和少年朝气,在不经意的日常琐屑中有光和珍珠。
我常常想,喜欢书的人就该像卫卫那样:纯真、温暖、充满朝气和灵感,像早晨薄雾中的树那样,枝干坚定而笔直地向上,而叶脉又有着细致的男儿心肠。

——萧萍(儿童文学作家、上海师范大学副教授)


孙卫卫很爱书,他喜欢淘书、藏书、读书,也喜欢和藏书读书的人交朋友。他是一位很有爱心、童心和真心的作家,自己写了不少很受小读者喜爱的书,还编了一些好书。一个如此爱书,如此珍惜文字的人,他对书的情感是不言而喻的。卫卫淘书、藏书和读书有很多发现,很多心得,很多享受。我读了很多他的文字,感觉他的文字里有书生气,也有热心肠。卫卫关于书的随笔,是我的精神财富,相信同道也会喜爱。

——谭旭东(诗人、儿童文学评论家、鲁迅文学奖获得者)


汪曾祺先生曾说:“语言的美,不在语言本身,不在字面上所表现的意思,而在语言暗示出多少东西,传达了多大的信息,即让读者感觉、‘想见’的情景有多广阔。”在我看来,卫卫的语言即如此。最朴实的叙述展现了他与书相伴的故事,也把人带回童年时代,带回年少与伙伴在一起的日子,让人看到自己的心,看到世界的生气,看到阳光和笑容、温暖和友爱……沉浸在这些文字中,满心愉悦。卫卫和安兄拖行李车、提着袋子、拉来皮箱,有说有笑,乘地铁、走长路、坐黑车——四处扎进书堆钻来钻去的情景,是多么美的图影!

——张洁(儿童文学作家、编辑)